日志样式

在线教育热的冷思考

      从打车、吃饭到洗车、美甲,“互联网+”这把火烧得正旺,如今这把热火也烧到了较为传统的教育行业,“互联网+教育”正成为一种新的求知途径。此前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就断言,教育行业未来3到5年将会变为线上40%、线下60%的格局。而根据《2013—2014中国互联网教育趋势报告》显示,主要人群在移动端学习的使用率超过80%。   以“重构·科技融合教育”为主题的“GET2015教育科技大会”于近日闭幕。会上发布的《2015教育科技蓝皮书》显示,据不完全统计,自2013年起,教育科技行业创业企业数量平均以每年50%左右的速度增长,截至2015年9月,在线教育项目的数量已超过3000个。   与这些漂亮的数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教育媒体芥末堆的统计显示,2014年“死亡”的在线教育公司有58家,其中不乏泡面吧、粉笔网这样曾被业界看好的产品,而且至少有8家以上的企业甚至都没撑过一年。而2015年9月,来自互联网教育研究院的数据显示,我国在线教育企业中,53%的公司没有获得融资,盈利的企业只占16%,大部分企业都在持续亏损中艰难维持。   近两年,整个在线教育行业“火热”得很。据好未来战略投资部发布的《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图谱》显示,2015年,国内民办教育市场的规模约为6000亿元,其中约1/5归为在线教育。同年,民办教育市场的增长率约为15%,而在线教育的年复合增长率约为19%,超过民办教育市场的平均值。大量的资金涌入,数不胜数的在线教育创业公司出现;百度、腾讯、阿里三大互联网巨头,也纷纷“跨界”推出各自的在线教育平台……   在偌大的校园内,郑州大学大三学生姚婷每天从宿舍到教室要走20分钟,不过,这学期她选了一门“文化与跨文化交际”课,老师就在电脑里。上课时,姚婷只需打开电脑,点进“课堂”,十多分钟后课程结束,页面自动跳入小测验,选择正确答案后,课程顺利结束。“用过去在路上的时间,我就把课听完了。而且时间上也很灵活,随时都能学习。”这就是慕课——一种大规模在线开放的课程。而慕课只是在线教育的一种。   跟着网上的教学视频学习插花、茶道,还能在规定的答疑时间打字提问,在线等答案,就像在学校的“课间十分钟”拿着不懂的问题问老师一样;排队去故宫看一场“石渠宝笈”的展览,用手机扫一下展品上的二维码,马上就能调出《清明上河图》的高清图片和语音、文字讲解。你是否想到,这也是在通过在线教育的方式获取知识。   “在线教育改变了传统教育模式,使得教育变得无处不在,无时不在。” 首都师范大学信息工程学院副教授孙众说。   “在线教育的兴起,大大拓展了老师的来源和身份,任何有特殊技能或在某一领域有专长的人都可以成为老师,通过微课、数字学校等方式去传道授业解惑。”孙众说,“在线教育也让学生从被动学习变成主动求知,甚至是主动创造。”她表示,传统教育环境下,学生的学习选择权比较小,因为学校、课本、进度都是定好的。学生的学习方式通常是“听讲”。而在线教育使学生有了更多的自主选择权,有机会看到更多、听到更多,并且主动学习、创造。孙众举例说:“全球有很多中小学生上网学习自己感兴趣的慕课,甚至还有孩子自己在网上开课。比如,有个孩子根据亲身体验,开了一门怎样挑选玩具的视频课。因此,在线教育环境下,学生在自主创造学习空间。”   此外,在线教育还将有限的、指定的学习内容,转变为无限的、交互的学习内容。孙众说,传统教育环境下,学习内容基本就是课本、练习册、试卷、作业本、图书等,“在线教育构建了无所不在的新型学习空间,只要有网络、有信息处理能力,一切都可以成为学习内容,学习的节奏、方式也可以根据每个人的实际情况,进行个性化的调整。”  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5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超过1600亿元。“十几年前在线教育起步,而现在已经开始加速发展。”互联网研究院创始人兼首席研究员吕森林说。   然而,在线教育企业仍然处于起步阶段是不争的事实,与之有关的质疑也随之而来。   “在线领域的市场空间确实非常大。”“跟谁学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合伙人说,“就拿我们来说,A轮投资就拿到5000万美元,估值是2.5亿美元,B轮肯定会有更大幅度提高。”   即便是如此大规模的投资,在线教育企业仍然处于起步阶段。“跟谁学也刚刚创业10个月。”他说。   但对于大部分企业来说,在线教育未能帮助他们有所盈利。   “目前的发展障碍就是传统学习方式和现在这种在线教育的不同,最大的障碍还是用户对互联网教育的认知,很多人不知道。”在吕森林看来,“二三线以及四五线城市还没有运用网络学习的意识,不是不需要,而是不知道。”但事实上,在线教育更大的价值是在三四五线城市,尤其是农村,“各地都有家庭条件不错的学生,他们有钱但找不到对应的人,这时就可以请北上广比较好的老师给他们讲课。各地教育水平存在鸿沟,在线教育能填平这种鸿沟。”   中国教育报微信一项针对教师的调查显示,当问到“您的学生目前利用在线教育进行学习的人多吗”时,48%的教师选择“不太多”,38%的教师选择“几乎没有”或“不了解”,只有12%的教师认为“还可以”或者“很多”。   而即使是在一线城市,也并非所有的学生和家长都能意识到在线教育的存在。即便是有所了解,很多家长还是不放心将孩子的学习放在线上进行。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的王先生的儿子浩浩,今年在首都师大附中上初二,眼下在家附近的一家教育机构上英语班,而在这之前,他的孩子曾在学而思网校上过一段时间的课程。最后由于对网校的老师并不了解,王先生还是选择让儿子参加线下教育课程。   “学习使用新技术对学生来说不是问题,但家长是否能接受这种方式?”在吕森林看来,这就需要企业下功夫,在市场上宣传推广。“现在是在线教育快速发展的阶段,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,这是目前在线教育发展的一大障碍。”

在行业蓬勃发展的同时,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进入在线教育的大市场中,抄袭之风渐渐刮起。   在线教育App产品——猿题库获得经纬中国领投、IDG资本跟投的700万美元B轮投资,此前该公司成立之时曾获得IDG资本千万元的A轮投资。2013年以来,猿题库、学霸君等题库类App和扫题类App不断出现,在收获市场的同时,在融资方面也获得巨大成功,在线教育的App产品受到业界广泛关注。这种情况下,“同类项目便一哄而上,学习宝、阿凡题、快乐学、爱考拉、求解答、闻题鸟、答疑君、问他、百度作业帮等,题库和答疑App这个细分领域挤得太满,”吕森林说,“这不就是‘被玩坏’的节奏吗?怎么就越来越像打车软件大战了呢?还有在线编程、K12在线辅导……雷同项目太多。”   “然而,答疑市场真的那么大,能容纳这么多产品吗?未来一两年内此类应用必然会经过一个大浪淘沙、由盛而衰的过程。”吕森林断言。   在同质化竞争的市场下,在线教育领域的口水战开始升级。“其实,在线教育市场普及率才5%,还远远没有饱和到你死我活的程度,在线教育最大的竞争对手并不是同行。”在吕森林看来,这是在线教育被“玩坏”的第二个表象。   在高同质化竞争的态势下,“未来一段时间,大约30%资源不够的企业会被淘汰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“有些公司做了半天,用户量没上来,客户体验不好,资本花光,投资也不会再来,退出就是必然趋势。而走到最后的肯定是很大的团队。”   “很多机构都在做在线教育,包括一些传统的教育培训机构,但在我看来,在线教育只是被炒作的伪命题。”分豆教育董事长于鹏的说法,在业界引起了轩然大波。   于鹏表示,很多在线教育企业,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手段的培训机构而已,他们所做的事情无非就是借着“互联网+”、在线教育的概念,将用户规模做到足够大,一轮一轮融资,然后再到美国上市。这不仅脱离了教育的本质,而且背离了国家推动教育信息化与学校教学深度融合的大趋势。信息技术一定要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,以学生为中心,方可改变整个教育生态。  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很多业内人士的认可。吕森林指出:“在线教育目前还只能以一种手段存在,比如拍照搜题,如果做作业时,遇到一道题不会,拍照一搜就搜到这道题的解答,这样的项目只是基于学生的刚需设计的,但如果在线教育仅仅是应试教育的帮凶,那它将没有发展前景。它应该发挥更大的价值,以推进素质教育,改变传统的教与学,真正实现个性化培养。”   “现在有些公司做素质教育、个性化学习做得不错,但这些还是非主流。”吕森林说道。     对此,聊城三中副校长张胜聚深有感触:“现在面对学生综合素质发展的在线教育形式太少了。其实,体育、音乐、美术等素质教育科目更需要在线教育形式,但市场上注重综合素质的产品并不多,只能依靠学校教学完成。”   俞敏洪表示,“互联网+”的出现,受害最大的是教育,因为把教育本质部分抹杀了。而真正的教育是改变人,从思想上、境界上、深度上改变,并且由这批人重新引领世界的发展。   吕森林认同俞敏洪的观点:“目前所做的互联网教育,其实本质上只是教学,99%的公司都是在教学。现在这些都是在教学层面,而不是教育层面。”   近日,俞敏洪在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移动互联网和教育的结合,首先必须是对教育深刻的理解,不是对移动互联网本身深刻的理解。”他指出,“用O2O的方式把线上线下密切结合起来”、“和公立学校结合的智能化教育体系”,将是未来在线教育发展的新方向。   “做好教学并不难,做好教育却不容易。”孙众呼吁,国内的在线教育行业,应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,最终落在“教育理念”的改变上,多给中国学生一些创造性、个性化的成长空间,这需要体制内外共同努力。   余胜泉指出,在线教育和传统教育应该相辅相成。他表示:“完全抛弃体制内教育不现实也不可能。在线教育一定要努力通过各种途径突破体制的围墙,将自身融入常规教育的血液中,创造出新形式的教育,弥补体制内教育的缺陷,做一些传统教育做不到的,把教师从低效、无效的讲授中解放出来,去做更有创造力的师生互动。”   移动互联网教育产业联盟副秘书长高伟认为,教育的对象是人,是立体化的,它不应该分体制内外,是一个全社会共同关注、共同努力的时代课题。她说,“体制内外的互动”、“线上与线下教育的结合”,是移动互联网教育未来的发展理念。作为承担国家首批试点工程的移动互联网教育产业联盟,已与全国5万所中小学、200所大学、200所职业院校建立战略合作,并吸纳100家教育技术企业加入“创新支持计划”,共建多元化的产业公共服务平台,促进体制内外在线教育的深度融合与发展。